亿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亿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4:03:2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相比主路街道上人来车往的热闹,张玉环家附近显得太过于冷清。倒塌的旧房子和丛生的草木,显出了一派凋零的落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许,TikTok自认为在美国拥有约1亿活跃用户,已经“大到不能倒”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如此重大的一个命案,没有任何直接的人证、物证,“这是一起典型的冤案,我当时看张玉环案的判决书,有很明显的这种感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张玉环他妈老的直不起腰了,农耕的时候两个小孩一个小孩在前面牵着牛,另一个小孩在后头扶着犁,两个小孩又瘦又小浑身是泥,还没有犁高。”祖孙三人的悲惨生活,深深的刺激到了张幼玲,“如果张玉环真的是被冤枉的,那这家人这么惨,我也有责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TikTok的调查,毕竟没有实质性的影响,也就没有引起像孟晚舟案那么大的关注度,当时被认为是中美谈判的一个筹码。最终,中美终于在2019年12月13日达成第一阶段协议,对于大部分吃瓜群众而言,TikTok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软件、应用在其他国家能大行其道,主要是在美国的技术优势与强势文化背景下,当地往往缺乏够格的竞品。这在中国,没那么好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1月,美国政府宣布,正在对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国家安全调查。TikTok方面马上澄清:“我们不会基于中国或其他政府的敏感性来删除内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来有谁能做到,不好说,起码在“算法时代”之前,西方巨头和东方新秀都没有做到。想想看,什么hotmail、msn,都只能吸引占中国人口少数的发达地区青年和知识分子精英,最终水土不服,输给了中国软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幼玲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两个孩子遇害时的惨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TikTok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朵“奇葩”。中国人开发的应用,能够打入西方世界,取得现象级的成功,简直不可思议。